三国全面战争发展:“暗戰”升級 蘇富比與佳士得角力“私洽” - 行業資訊 - 近期活動 - 澳斯汀拍賣(廣州)有限公司-古董鑒定|古玩鑒定|古玩交易|古董交易|古董收藏 - 澳斯汀拍賣(廣州)有限公司 - 三国全面战争无法启动
行業資訊
  • 三国全面战争发展:“暗戰”升級 蘇富比與佳士得角力“私洽”

  • 發表于:2018-03-05 來源:澳斯汀拍賣 編輯:古董鑒定 點擊:
  • 在市場環境多變的當下,私人洽購正成為越來越多藏家的交易選擇

    三国全面战争无法启动 www.zdnmf.icu 在市場環境多變的當下,私人洽購正成為越來越多藏家的交易選擇

      自2016年起,藝術市場進入相對多變的時期,各主要拍賣行的競爭也日趨白熱化,除了積極挖掘中端市場的潛力、擴展在線交易以外,以佳士得和蘇富比為代表的拍賣巨頭也投入大量資源來拓展私人洽購業務。

      從一年兩次聲勢浩大的春秋大拍,轉移至舞臺背后頗有些神秘的私下交易。私洽不僅僅被視為三国全面战争无法启动波動期抬高藝術品基本價格的方法,同時也是拍賣行贏得新客戶,并切入競爭市場日益重要的途徑。

      相同的路徑和不同的策略

      3月2日,蘇富比發布了2017年全年收益報告,除了年度營業總額達到55億美元(同比增長了12%)外,更加亮眼的數據體現在私人洽購方面,7.5億美元的銷售額,比2016年增長了28%,同時也是蘇富比私洽部門近四年以來的最佳表現,蘇富比CEO泰德·史密斯(Tad Smith)驕傲地稱其為“一次飛躍”。

    2004-2017年佳士得和蘇富比在私洽業務方面的成交額走勢圖

    2004-2017年佳士得和蘇富比在私洽業務方面的成交額走勢圖

      私洽業務的快速增長,與蘇富比加大在該領域的投入密切相關。2016年蘇富比以8500萬美元價格收購藝術品投資顧問公司“Art Agency,Partners”,委任其創始人之一、前佳士得戰后及當代藝術發展部主席艾米·卡佩拉佐(Amy Cappellazzo)與艾倫·施瓦茨曼(Allan Schwartzman)負責印象派及現當代藝術拍賣及私洽業務,并提供藝術產業咨詢業務。

    2016年,前佳士得戰后及當代藝術發展部主席艾米·卡佩拉佐加入蘇富比

    2016年,前佳士得戰后及當代藝術發展部主席艾米·卡佩拉佐加入蘇富比

      卡佩拉佐曾談到私洽業務“前途無量”:“價值在增長,但保證金數額卻已經開始下降,三国全面战争无法启动業務終究是不具擴展性的。沒人能舒舒服服地把一場超過75件拍品的三国全面战争无法启动會堅持到最后,而且也不可能每個月都搞一場拍賣會,但是私洽卻是每天都可以進行的業務。”

    2017年2月,大衛·施拉德爾就任蘇富比當代藝術私洽交易業務主管

    2017年2月,大衛·施拉德爾就任蘇富比當代藝術私洽交易業務主管

      而在2017年2月,蘇富比又招募了摩根大通20年的老將大衛·施拉德爾(David Schrader),由他帶領一支由10至12人組成的位于倫敦和紐約的專職私洽部門,從結果而言,這些投入無疑取得了豐厚的回報。

      佳士得在2017年的總收入比前一年上漲21%,達到了66億美元,私人洽購部分銷售額為6.118億美元,比上一年下降了35%。與蘇富比不同的是,佳士得并未成立專門的私洽部門,而是利用現有的部門專家的銷售網絡。這也部分體現了兩家拍賣劇透策略上的差異:蘇富比致力于將自己構建成一個提供全面服務的機構,而佳士得看起來更加專注于拍賣。

    佳士得2017年度報告《佳士得引領國際藝術市場》

    佳士得2017年度報告《佳士得引領國際藝術市場》

      當被問及私洽業務部分的衰退時,佳士得美洲部主席馬克·波特(Marc Porter)解釋為第一季度佳士得在補償結構上作出了調整,削減了從事私洽業務專員的傭金。而這一目前已經被恢復過來的政策,“在當時對我們私洽業務的數量產生了非常重大的影響,”他說。

      “我們在2017年第二個季度重新調整了政策,而且很快見效,數據也恢復了過來,”波特表示。另一個造成(私洽業務)同比下降的原因是,2016年盧浮宮和荷蘭阿姆斯特丹國家博物館通過私洽,共同購買了兩幅總金額高達1.8億英鎊的倫勃朗肖像畫。

      藏家何熱衷私洽?

      雖然我們習慣于認為拍賣是締造市場最高價的舞臺,但在達·芬奇《救世主》4.5億美元的驚人價格出現之前,藝術品交易的最高價格其實一直被私人交易壟斷。

    2015年,卡塔爾博物館以3億美元私洽購入保羅·高更《你何時結婚》,創造了當時的藝術品交易紀錄

    2015年,卡塔爾博物館以3億美元私洽購入保羅·高更《你何時結婚》,創造了當時的藝術品交易紀錄

      如2012年卡塔爾王室以2.5億美元私洽購入塞尚的《玩牌者》,打破了杰克遜·波洛克的《NO.5,1948》2006年創造的1.4億美元的藝術品交易紀錄。3年后,卡塔爾博物館私洽購入保羅·高更《你何時結婚》,花費3億美元;2016年,美國對沖基金巨頭肯·格里芬(Ken Griffin)也以同樣價格買下威廉·德·庫寧(Willem de Kooning)的《交換》,刷新了當時的藝術品交易記錄。

      活躍的中國藏家也有參與其中,如2016年金額最高的藝術品交易之一就是美國著名脫口秀主持人奧普拉·溫弗瑞(Oprah Winfrey)收藏的克里姆特《阿黛爾·布洛赫·鮑爾肖像二號》(Portrait of Adele Bloch-Bauer II)被中國買家以1.5億美元通過私洽的方式收藏。

    克里姆特《阿黛爾·布洛赫·鮑爾肖像二號》2016年以1.5億美金被中國藏家私洽購得

    克里姆特《阿黛爾·布洛赫·鮑爾肖像二號》2016年以1.5億美金被中國藏家私洽購得

      眾多手握頂級藝術品的藏家選擇私洽路徑,對他們來說到底有何種益處?

      最明顯的好處無疑是私洽不受拍賣節奏的影響。“我們希望提供整套全面的產品與服務,而不是對客戶說‘在二月或五月之時,我們將接受或不接受你委托的油畫,’”蘇富比私人洽購部門的主管施拉德爾表示,“我們希望對客戶說‘你的該系列收藏有10件作品,為了最大化你的利益,我們可以公開拍賣3件作品,私洽1件作品,另外幾件你應該繼續持有。'”

      而且私洽往往是由某位藏家的具體買賣需求所驅動,因此達成交易流程和時間往往很短(最快甚至只需要2-3天),同時避免了上拍所潛在的低價落槌或流拍風險,款到即放貨,沒有買家拖欠甚至跑單。

      即使這似乎缺少靠與別人競爭來印證自己眼光的過程,也沒有最終勝出后的榮耀,但對自信并信任品牌仲介的交易雙方來說,在市場波動或信用缺失時很有選擇的必要。

      私洽or拍賣,你該如何賣掉藏品?

      2017年,國際拍賣市場雖然較2016年出現了回暖,并且隨著拍賣行大手筆的宣傳、營銷模式,拍賣的氣氛被炒熱,藝術品拍賣的價格被推動到達難以想象的高位,如11月佳士得以4.5億美元破紀錄成交的《救世主》。但同年也出現過超高估價的拍品,在無保證金的情況下流拍的尷尬。在相對多變的市場里,私洽顯得相對安全可控。

    運用強勢的宣傳、營銷手段,達·芬奇《救世主》在2017年以4.5億美元成交,達到了新的價格高度

    運用強勢的宣傳、營銷手段,達·芬奇《救世主》在2017年以4.5億美元成交,達到了新的價格高度

      “賣家喜歡確定性,尤其當你擁有高質量的拍品時,你肯定喜歡這種確定性,”佳士得的全球總裁彭凱南(Jussi Pylkkänen)說道。即使擔??梢暈嚇牡淖髕誹峁┠持殖潭鵲陌踩?,但無法成功拍出作品的可能性仍然存在,這樣會顯得作品本身不被市場所需要。

      “通過私人洽購的渠道,你可以要求某個特定的價格,如果潛在的買家不想支付該價格,那么這件作品的情況也不會被市場知道,你可以再另想他法尋覓買家,”他解釋道。

      施拉德爾還提到了個性化交易,以及透明的傭金結構(通常在5-10%左右,遠低于拍賣傭金),還有蘇富比的五年“保真"承諾,這些都是通過拍賣行一對一銷售所帶有的附加條款,而通過畫廊或者私人藝術經紀的交易常常無法提供相同的保證。

    在高端拍品方面,蘇富比和佳士得之間的競爭十分慘烈,這也無形中增加了許多“成本”

    在高端拍品方面,蘇富比和佳士得之間的競爭十分慘烈,這也無形中增加了許多“成本”

      從拍賣行的角度來看,私洽交易雖然在媒體曝光度有所下降,但收益未必減少太多,搭建舞臺的成本省去不少,財務健康更有保障,同時還可以更有針對性地運用并激活他們長期所積累的客戶名單。“我們銷售了數量龐大的作品,這讓我們有機會知道,誰在市場里以特定的價位購買了特定的作品。這是一個非常大的優勢,”彭凱南說道,“我們的賣家知道我們與買家的聯系,所以他們很樂意同我們合作。”

      對于拍賣和私洽兩種模式的選擇,彭凱南和施拉德爾都強調了各自的優勢和劣勢。他們認為,拍賣和私洽是兩種互補的方式,私洽靈活、周期短,拍賣更加注重性價比和稀缺性。但究竟適合拍賣還是私洽,這里面有很多隨機的需求。比如有些委托方要求只要私洽、定制性的服務?;蚴前湊張穆糶謝鄣淖髕啡ハ蠔涂突棖蟮氖菘?,根據需求和供給配對。“最后勝出的往往是那些能給委托人最合適建議的人。”